历史的留白:《难忘的岁月之歌》

精品鉴赏

日期:2016-11-23
收藏 1414

刘孔喜创作的《难忘的岁月之歌》,独具风情,少女与群山、溪流、蓝天、白云的有机融合,增添了几分旷远和优美,祥和而典雅,充满了诗一样的温情。

1479889701455908.jpg

1、初踏荒原:十六七岁,我们远离都市,被送到一望无际的北大荒。初踏荒原,也意味着初涉人生,在广袤的荒原,我们就像是女知青身后被惊起的鸟雀,听凭命运把我们随意带到任何地方。

1479889694954133.jpg

2、你好!白桦林:北大荒的白桦林,漫山遍野、连绵不断。在那儿的九年中,每天都会看到它、穿行于它,在它们的陪伴下生活劳作,与它们一起长大,对它们既熟悉又亲切。这层层叠叠的白桦林里埋藏着我们的许多往事,流淌着我们永不复返的青春!

1479889690404225.jpg

3、边疆雪:北大荒的雪,铺天盖地、一片银白,最是令我难以忘怀。下得大时,堵窗封门,半年不化。而在这漫长严寒的季节里,上山采石头伐木,下地挖粪肥刨冻土,等待我们的可不是浪漫与冬闲。

1479889687272284.jpg

4、静雪:北大荒的雪,有铺天盖地骤然而降的,也有静悄悄无声无息的,一夜醒来,天地之间已是一派银装素裹。雪后,空气变得更加寒冷,思维也变得格外清澈。

1479889683724752.jpg

5、踏雪割豆:那里冬天来得早且漫长,常常是雪已下过,地里的大豆还没有收完。这时,拿起镰刀,踏着冰雪去收割地里的大豆是最苦最累的活儿了。北大荒的自然是粗犷而壮美的,北大荒体力劳动的艰苦也是终生难忘的。

1479889676154631.jpg

6、原野:在开垦和耕地时节,我们要在地里插上一杆杆堑旗,才能保证拖拉机手打出笔直的长堑。一根根长堑犹如长剑般伸向天际,也将我们的青春和热血播种在那片黑色的土地上。

1479889673188892.jpg

7、月上荒原:月上荒原,人聚人散。在月上荒原时,我们曾经挥汗如雨地劳动,手提马灯等待夜班出工,蜷缩在颠簸的机车或爬犁上,奔波在去建设新连队的途中,就这样经历了数不清的荒原月与月荒原。

1479889670435631.jpg

8、家信:在那些年月里,读信、写信是我们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后,舒缓精神,与关山阻隔的家人朋友联系交流的唯一方式。每隔一两个星期,连队通讯员才会上山一次送来信件。一拿到信,我便会迫不及待地放下锯子或斧头,靠在大树旁,撕开信封,急切地读起来。

1479889665613542.jpg

9、包裹:邮包!邮包!终于收到了家里寄来的邮包!那里面可能是衣物,可能是书籍,也可能是糖果吃食,重要的是那里面有爸爸妈妈和亲人的温度!把它紧紧地抱在军大衣的里面,跑回宿舍再打开,细细欣赏品味,那可是漫漫困顿寂寞生活中的至高享受

1479889658381086.jpg

10、寂静山林:对于青春的记忆,除去艰苦,还有曾经的美丽。虽然命运把我们抛到塞外边陲,青涩与天然同样绽放出动人的光彩,显露出无法掩饰的美丽。

1479889757815892.jpg

11、今夕是何年:朝朝暮暮,岁岁年年,兵团岁月,已不记得今夕是何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知青年代,我们仍然依稀存有对曙光的期盼。

1479889645649610.jpg

12、融雪完达山:漫长的冬季过去了,完达山的积雪开始融化,沿着沟壑流到山脚,露出积雪下面的冰层,冰层变薄,逐渐退向岸边,就形成雪水了。这是令人欣喜的时节,春天快要到了,尽管不合体的棉袄还要穿上一段时间,但毕竟转暖了。

1479889641807354.jpg

13、被遗忘的雪:乍暖还寒的北大荒,雪下过,雪化过,且渐渐消融。残雪静静地等待着阳光,继而融入变幻的季节。老知青们,如同这残雪,正渐行渐远,唯有在他们的灵魂深处,仍时常用那即将消融的雪花滋润自己疲惫的身心。

1479889635313148.jpg

14、日记:有思想,有感怀,有情绪,有心事,都会写在日记里。那时候,这是我们思想感情的宣泄方式与直通渠道。

1479889628968152.jpg

15、惊扰:江畔河边,迁徙时节,候鸟野禽常常经过,或低飞或高翔,让人神往。不知是女知青惊扰了在水中歇息的丹顶鹤,还是丹顶鹤惊扰了在水边洗脚的女知青,又似乎都不是,它只是那时劳作生活中的一个轻松动人的瞬间。

1479889624140657.jpg

16、纯真年代:在北大荒那片神奇的土地上,我们的青春、感情和着汗水、热血,自在地流淌、歌唱。今天,我们已无法挽回逝去的青春,留住岁月的脚步,然而当年的那份纯真情愫仍然值得我们永久珍藏。

1479889620369807.jpg

17、离离原上草:我们就像是荒原上的野草,无需照料,靠着大自然的恩养,自然杂乱而顽强地生长起来,追求着我们的理想和热情,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天长日久,我们已把自己的命运和那片荒原联系在一起。

1479889594158514.jpg

18、水中割麦:在基本上靠天吃饭的年代里,机械、人力齐上阵,抢收小麦,龙口夺粮是常见的事。小镰刀精神机械化大农业并存,成为那个年代北大荒生产劳动中的一大景观。

1479889584988537.jpg

19、乌苏里之夏:经过了一个个寒来暑往,黑土地已经把我们打造成地地道道的北大荒人。炎热的夏天,这个在荒原上手持钐镰,仰头饮水的女知青,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未来将到哪里去,都市的繁华已经离她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无休的劳作。

1479889579123569.jpg

20、守望:曾经改天换地的豪情壮志,已经化作对北大荒土地的臣服,渗透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勤劳作;当初扎根边疆的赤胆雄心,已经浓缩进岁月的年轮,我们是真正的麦田守望者

1479889572655101.jpg

21、风从故乡来:工后归来,晚风习习,通讯员送来远方故乡的信件。读毕,心也被带到了远方。那时,一句乡音、一种味道、一个物件,甚至一缕微风,都可以唤起无尽的乡愁与乡思。

1479889567554252.jpg

22、探家:每隔两年才有一次探亲假,那是我们的节日。经过几天几夜的艰难行程,回到久违的城市与亲人身边。而二十几天过后,又将是充满留恋与伤感的离别。探家——是我们当年在北大荒艰苦生活中的最大期待,也是遥远到几乎看不到曙光的往复轮回。

1479889553118938.jpg

231977·我的高考:1977年,伴随着中国局势的变革,一代知青也似乎看到了命运的曙光。二十六岁的我怀抱着一摞子速写本,从北大荒的原野来到北京又到沈阳美术学院。伴随着岁月的脚步,这是一代人成长的心路历程,也是无法选择的青春岁月。(特约编辑:田亮)

作者简介:
  刘孔喜,现任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写实画派成员。代表作品有《赫哲渔乡》、《太行山人》、《534号证婚人》、《老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布兰》等。

相关文章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